65.6%未成年人使用过短视频 3成认为青少年模式没用

调查揭示 什么样的孩子容易沉迷短视频

学习负担比较重、有心里话藏在心里、感到孤独的中小学生,使用短视频的频率更高、时间更长

编者按

第46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止到2020年6月,我国共有8.88亿网络视频用户,占网民整体的94.5%,其中短视频用户8.18亿,占网民整体的87.0%。和2018年6月相比,短视频用户两年间共增长了12.9个百分点,可见短视频在人们的日常网络使用上已经占据了非常重要的位置。

为摸清未成年人短视频使用的特点,发现未成年人网络使用风险,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于2019年11月至12月在全国开展了问卷调查。调查采取多段分层和简单随机抽样相结合的方法,共抽取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16市(区、盟)96所中小学校。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是北京市、辽宁省、广东省、江苏省、河南省、安徽省、广西壮族自治区和内蒙古自治区;每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选取两个市(地区),每个城市选择一个城区和一个郊区,每个区随机抽取普通小学、初中、高中各一所。调查对象为小学四年级至高中二年级的在校中小学生。共回收有效问卷10095份。

今日,课题组在《中国青年报》发布《中小学生短视频使用特点及其保护》调查报告。未成年人短视频的使用呈现什么特点?数字时代未成年人网络保护存在哪些风险?又有什么对策建议?报告通过翔实的分析数据,给我们带来观察和思考。

随着移动网络和智能终端的发展与普及,短视频用户呈现出不断攀升的趋势,短视频的使用往往也存在一些群体特征,研究这些群体特征,更有利于我们有针对性地服务青少年的成长,保护青少年的健康。什么样的孩子容易沉迷短视频?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小学生短视频使用特点及其保护》调查报告显示,学习负担比较重、有心里话藏在心里、感到孤独、心理上有压力、对未来迷惘的中小学生,使用短视频的频率更高、时间更长。人际关系是否和谐、家庭教育情况等也直接影响学生对短视频的使用。

有心里话对谁也不说的中小学生使用短视频的频率更高、时间更长

本次研究发现,有心里话藏在心里对谁也不说、没有交流对象的中小学生,接触短视频的比例更高。这可能是因为他们通过短视频获得交流的满足感。有心里话藏在心里谁也不说的中小学生接触短视频的比例为70.0%,有心里话跟同龄朋友说的中小学生接触短视频比例为69.8%。而心里话经常跟爸爸、妈妈、老师、祖辈说的中小学生,接触短视频的比例要比前两者低得多。

有心里话藏起来谁也不说的学生,经常使用短视频的比例为14.0%,比例更高。对每天使用短视频时长的分析发现,有心里话经常和爸爸妈妈说的中小学生,每天使用短视频时间在1小时以下的比例均超过八成。有心里话藏在心里不说的学生,每天使用1小时以上的比例最高。

调查同时发现,感到孤独、心理上有压力、对未来迷惘的中小学生接触短视频的比例更高。

将中小学生的一些心理感受与是否使用短视频进行交叉分析发现,感到孤独、心理上有压力、迷惘的学生,经常使用短视频的比例更高。这或许是因为他们通过使用短视频来缓解心理压力。经常感到孤独的、感到心理上有压力的、对未来感到迷茫的学生,用过短视频的比例更高。其中,经常有孤独感的学生用过短视频的比例,比没有孤独感的学生高出15.6%,经常在心理上感到有压力的学生,比没有感到心理压力的学生,比例同样高出15.6%。

同时,孤独感强烈、心理上有压力、对未来迷茫的学生每天使用短视频时间更长,较少有孤独感、心理压力小、对未来不迷茫的学生每天使用短视频的时间更短。

人际关系是否和谐直接影响学生短视频使用情况

分析发现,学习负担重的学生,用过短视频的比例更高。这可能是因为很多学生通过看短视频减轻学习压力,使心情得到放松。学习负担很重和比较重的学生,用过短视频的比例分别为67.8%和70.1%。而学习负担很轻的学生用过短视频的比例为44.6%,相差了20多个百分点。

同时,感觉自己在同学中不受欢迎、在学校被人看不起、与第一次见面的人交谈困难的学生,接触短视频比例更高,同时使用短视频更频繁,每天使用短视频的时间也更长。由此可见,学生的人际关系感受与使用短视频的频率、时长密切相关,在人际关系中感到压力与缺乏技能的学生,往往使用短视频的时间更多。

数据显示,人际关系的和谐程度与学生使用短视频的频率也有着比较密切的关系。和父母、老师、同学关系不好的学生,使用短视频更频繁,每天使用短视频的时间也过长。与父母、老师、同学关系比较好、很好的学生,每天使用1小时以下的比例均更高,均明显高于人际关系很不好、比较不好的学生。由此可以推断,与爸爸妈妈、老师、同学关系比较和谐轻松的中小学生,每天使用短视频的时长大多比较适中。

经常感到大人不尊重自己的学生使用短视频比例更高

对中小学生的家庭教育情况与是否用过短视频进行交叉分析发现,经常感到大人不尊重自己的学生用过短视频的比例为75.3%,经常感到不自由的学生用过短视频的比例为73.5%。同样,经常感到家长唠叨让人心烦的学生、家人经常坐在一起各自上网不交流的学生,使用短视频的比例均很高。

要培养未成年人良好的媒介使用习惯,光对未成年人说教是不行的,需要成年人起到带头作用,甚至为了未成年人改变成人的世界。对一些相关因素的交叉分析发现,家长与孩子沟通多、亲子关系较好、心理压力小、人际关系和谐、家庭教养方式民主的中小学生,使用短视频的频率、时长更科学合理。因此,成年人要多和孩子沟通,要努力构建平等和谐的代际关系,尊重未成年人的成长特点,服务未成年人的成长需求。数字化社会,成年人要给未成年人做好数字化的榜样,尤其要在数字时代生活方式上给未成年人做榜样。成年人理智的态度、以身作则的行为、善于自我管理的生活方式,都是引导孩子过好数字生活的灯塔。

要提升家长的媒介素养,就要多给家长一些具体的、实际的帮助,使家长更加了解新型网络文化产品的特点、了解新时代家庭教育的方法、了解未成年人的成长规律、了解未成年人保护的法规等。同时,学校也应减轻学习压力,给学生更多的鼓励和认可,接纳每个学生不同的特点。学校还要与家庭密切合作,提升家长的教育能力,促进家长与孩子的沟通与交流。也要采取一些帮扶措施,鼓励各类互联网企业大胆实践与创新,设计适合成年人和未成年人使用的平台与工具,既有利于教师和家长等成年人对未成年人进行有效监督与引导,也有利于未成年人进行自我管理,共同保护未成年人健康与安全地使用短视频。

看短视频到底影响不影响学习

未成年人使用短视频获得最多的是才艺特长类知识

通过短视频,孩子能收获什么?看短视频到底影响不影响学习?这可能是很多家长都关心的问题。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小学生短视频使用特点及其保护》调查报告显示,未成年人使用短视频获得最多的是才艺特长类的知识。按学习成绩分组,中小学生使用短视频的频率呈现两头高、中间低的特点,即学习成绩上等和下等的学生,使用短视频的频率均更高。

未成年人使用短视频获得最多的是才艺特长类的知识

统计发现,未成年人使用短视频获取绘画、舞蹈、书画等才艺特长类的知识最多(67.1%),其次是与课程相关的辅导学习类知识(64.1%),美容、健身、厨艺等生活技能类知识排在第三,人文科学或自然科学方面的科普类知识排序靠后(59.3%)。

对不同群体的分析发现,男生通过短视频了解科普知识更多,女生了解才艺类、辅助学习类、生活技能类知识更多。城市未成年人在各类知识的获取上,比例均高于农村未成年人,差异最大的是科普类。

利用短视频学习是互联网时代未成年人获取知识的一个重要途径。这种方式为未成年人带来丰富的内容、便利的互动等,但也存在一些弊端。统计发现,多数未成年人能客观看待利用短视频学习带来的利与弊,尤其赞同短视频有利于拓宽知识面。65.6%的未成年人认为短视频有利于拓展知识面。58.4%的未成年人认为视频化学习方式很有趣,57.6%的的未成年人认为短视频可以看到专家或权威讲解。

但是,对于短视频可以利用碎片时间学习的观点,未成年人赞同率并不高,比例不足半数(45.3%)。仅28.8%的未成年人认同短视频有利于集中注意力的观点。三成多未成年人认为短视频存在知识准确性没有保障、缺乏优质内容等问题。

未成年人认为刷短视频带来的主要弊端是时间管理变差

未成年人认为使用短视频对获取信息、丰富兴趣爱好有很大帮助,但是使时间管理变差。本次研究对未成年人使用短视频后的生活变化进行了调查。数据显示,多数未成年人认为使用短视频后对自己的学习、生活习惯、消费行为、个人信息保护等方面存在一些影响,其中影响最大的是时间管理变差,占比43.2%。此外,认为使学习变差的比例有37.4%,使生活习惯变差的比例有24.8%,使个人信息保护变差的比例为18.5%,使消费行为变差的比例有17.4%。这些也值得我们格外关注。

本次研究还发现,成绩不好的学生接触短视频的比例更高。成绩在班级为上等的学生接触短视频的比例为59.4%,而成绩下等或中下等的学生接触短视频的比例分别为70.2%和71.2%,均与成绩上等的学生相差10多个百分点。

根据学习成绩分组,中小学生使用短视频的频率呈现两头高、中间低的特点,即学习成绩上等、中下等、下等的学生经常使用短视频的频率更高,三者均在一成以上。其中,成绩上等的学生经常使用短视频的比例为12.4%,成绩中下等的学生经常使用短视频的比例为10.9%,成绩下等的学生比例为14.1%。而成绩在中上和中等的学生,经常使用比例均不足一成。这可能是因为成绩好的学生学习压力小,娱乐时间和内容更能自主,而成绩差的学生或许因为压力大会沉溺在短视频上更长时间。

在数字时代,给未成年人赋能,比把未成年人放在安全的环境里保护起来更重要。家长和教师要通过多种方式培养未成年人数字时代的公民素养。在这个过程里,要充分发挥未成年人的自我管理能力和主动性,要给未成年人实践和尝试的机会,要做好受保护权和参与权的平衡,使未成年人既能很好地实现参与权又能得到保护,在成年人的指导下,学习数字时代公民应有的素养,提升未成年人在数字世界里的韧性。

随着移动网络和智能终端的发展与普及,短视频用户呈现出不断攀升的趋势,在未成年人的网络使用中也越来越火爆。这也给未成年人网络保护工作带来更大挑战。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小学生短视频使用特点及其保护》调查报告显示,近七成未成年人使用过短视频,经常使用短视频的未成年人不足一成。三成多未成年人认为青少年模式没用,两成多未成年人在短视频看到不良信息经常会举报。

65.6%未成年人使用过短视频,经常使用的不足一成

调查发现,使用过短视频的未成年人有65.6%,没有使用过短视频的比例为34.4%。分组比较发现,女生比男生高4.2个百分点;城市未成年人比农村未成年人高3.8个百分点;初中学生用过短视频的比例更高,初一学生比例最高(70.3%),小学四年级学生使用短视频比例最低(55.7%)。

未成年人最初接触短视频的渠道有哪些?调查显示,未成年人了解短视频的首要渠道是别人推荐(52.5%),其次是主动体验(37.8%),排在第三位的是广告(21.8%),微博等媒体推送占比并不高(15.1%)。可见,未成年人接触短视频受他人影响较多。

调查发现,未成年人使用短视频的时间大多在休息日节假日,比例将近六成(58.8%),其次是在除了睡前、写作业间隙、上下学路上的间隙时间,比例也超过了半数(50.9%)。这两个时间段是未成年人使用短视频的主要时间。此外,睡前(20.9%)也是很多未成年人使用短视频的重要时间段。

调查同时发现,未成年人使用短视频的频率并不算高,多数未成年人偶尔或有时使用。数据显示,经常使用短视频或直播的未成年人不足一成(9.7%),有时使用短视频的比例近三成(28.2%),偶尔使用短视频的比例三成多(32.2%),很少使用的未成年人也近三成(29.9%)。

比较发现,男生高频使用短视频的比例更高,农村学生高频使用的比例更高,年级比较发现,除了初三之外,基本呈现随着年级升高,学生“经常”和“有时”使用短视频的比例逐渐升高。初三比例较低,应与面临中考有密切关系。

过半未成年人赞同14岁以下应在父母同意或陪伴下使用短视频

未成年人如何看待短视频的内容?数据显示,29.7%的未成年人认为多数短视频内容低俗,31.4%的未成年人认为短视频采用的青少年模式用处不大,54.9%的未成年人赞同14岁以下使用短视频应征得父母同意或有父母陪伴。

对于“14岁以下应在父母同意或陪伴下使用短视频”这一观点,小学生认同的比例为66.3%,高出初中生近11个百分点,高出高中生20多个百分点。

“如果在短视频上看到不良信息,你是否会举报或抵制?”对这一问题的调查发现,有18.3%的未成年人表示“不会”,有26.4%表示“经常会”,22.6%表示“偶尔会”,32.8%表示“视情况而定”。可见,遇到不良信息坚决采取举报或抵制行动的未成年人仅两成多。

对不同群体未成年人进行比较发现,男生遇到不良信息“经常会”举报的比例更高,比女生高6.1个百分点。城市未成年人选择“经常会”的比例高出农村未成年人1.8个百分点。初中生选择“经常会”的比例最高,平均比例28.7%。

在短视频的使用上,怎样才能使青少年模式更有效?怎样避免中小学生接触或下载不健康的短视频?短视频账号的隐私协议是否便于未成年人理解?中小学生上传图片或视频时是否默认隐去他们的位置信息?这些问题亟须得到更好的解决。只有全社会都树立“儿童友好”的理念,从儿童的特点与规律出发,才能从政策制定上给未成年人和家长更多支持与服务,从产品开发上为未成年人生产更加负责任的文化产品。

在短视频平台监管和未成年人保护的问题上,只有政策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有配套措施来有效提升政府的监管和服务能力。例如,各政策法规之间如何平衡、协调、互补?如何通过有效的措施调动未成年人主动选择青少年模式的积极性?怎样促进学界与行业密切合作、更好地研究未成年人使用媒介的特点与规律?通过哪些措施提升未成年人避开在线安全隐患的能力?这些都是政府提升监管和服务能力的着力点。

孙宏艳 李佳悦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创文章,作者:Kbet36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rpitamishraofficial.com/10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