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的马拉松 破纪录刷新PB成关键词

在疫情肆虐的欧美,一切比赛都变了模样,尤其是马拉松。比赛规模缩小到只有少数精英可以参加;沿途不能穿过大街小巷,只能固定在某个公园绕圈跑 ;很多知名赛事都推迟了比赛日期或者干脆改为线上比赛。

一步,一步,一步。莎拉•霍尔每一刻都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双脚与路面接触的声音,就像是有人在她脚上绑了麦克风。

10月4日,伦敦马拉松。刚刚跑出1公里,37岁的莎拉已经意识到,安静将会是比赛唯一的风景。当她感到痛苦时,没有粉丝尖叫鼓励 ;当她感到孤独时,也少了周围风景的调剂。陪伴她的只有其余10名优秀马拉松选手,以及周长为2.15公里的环形跑道。

莎拉的丈夫兼教练赖恩站在循环跑道的起点上,莎拉每跑完一圈,都能看到他。当莎拉差几秒就能达到美国历史上第六快的个人成绩时,赖恩大声喊道:“还有最后1公里,你要提高速度!”莎拉像是打了鸡血,努力向终点冲刺,最后150米仅用了20秒。最终,她以2小时22分钟的成绩排名第二,仅次于肯尼亚选手布里吉德•科斯盖。

莎拉说 :“在这样的封闭环形跑道上跑马拉松,令人感到难过。但我不断提醒自己,在全球疫情肆虐之下还能参加马拉松比赛,应该感到庆幸。这让我们能够正确地看待问题。”

新冠肺炎疫情彻底改变了马拉松,而且也许是不可逆的。这项运动让成千上万名专业和业余选手同场竞技,由于水平参差不齐,比赛时间往往会持续几个小时,但也赋予其非凡的魅力。绝大多数体育运动或多或少都能恢复到疫情爆发前的水准,但成功组织一场马拉松比赛,还得保证上万人的生命安全,这似乎很难做到。

中断了7个月后,伦敦马拉松是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举办的第一项国际马拉松赛。比赛只允许专业选手参加,他们被集中在一家豪华酒店里,赛前进行为期一周的训练,接受两次核酸检测。选手会佩戴一条接触追踪带,一旦他们之间的距离过近,追踪带就会改变颜色。

此次马拉松赛在伦敦圣詹姆斯公园封闭的环形跑道上举行,谢绝人们现场观战。为了更好地备战,莎拉在家乡亚利桑那彻底改变了训练方式,摒弃了伦敦马拉松传统的丘陵和高原路线,改在环形跑道上调整状态。

那些业余选手只能参加伦敦马拉松线上赛。短短几周内,来自109个国家的47000个参赛名额被预约一空。

疫情期间,线上赛对马拉松来说非常重要。原定11月1日举行的纽约马拉松,就是以虚拟形式举行的。从10月17日到11月 1日,27000名参赛者可以自行选择路线来完成比赛,并通过实时位置共享实现监控。虽然优胜者不会获得奖杯或奖金,但有最终排名。尽管这种体验与真正的马拉松非常不同,但人们依然在比赛中彼此激励,并为自己的进步欣喜不已。

在这种模式下,专业选手和业余选手之间的交流也更多了。美国选手斯蒂芬妮•布鲁斯每周都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她的训练计划,和其他选手形成很好的互动。

布鲁斯也参加了纽约马拉松。她对那里的跑道非常熟悉,所以选择在家乡弗拉格斯塔夫进行5公里环线训练。但两者之间稍有不同,比如跑过弗拉格斯塔夫5个市镇时经过的丘陵和低洼地,是纽约所没有的。她说:“不管比赛结果如何,每次训练都会让自己更强壮,也更了解自己,从而建立信心,这就是我在过去几个月里对线上赛的看法。”

纽约路跑协会于9月底在中央公园组织了一场有200名选手参加的线上比赛,这似乎标志着马拉松未来的发展趋势——参赛规模变小,更加强调选手之间的距离感,虚拟化也更强。也就是说,马拉松比赛的组织方式正在悄然发生变化 :分组起跑,每组只有三到四名选手,这与传统马拉松完全不同。

但马拉松作为一项体育产业,遭受了巨大的经济冲击。赛事组织者的绝大部分收入来自于报名费,大型马拉松赛更会给举办城市带来数百万美元的旅游收入。2019年,有1760万人报名参加了美国各项马拉松赛事。拿纽约马拉松来说,每年可以带来约4亿美元的经济收入。原定于明年4月举行的波士顿马拉松将推迟到秋季,这无疑形成了新一轮的经济打击。显然,这项运动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摆脱困境,推出线上比赛是眼下唯一能做的事情。

布鲁斯想象自己跑过皇后区和第一大道,人流如何喧闹,无数粉丝在加油助威。她相信,马拉松终有一天会重回正轨,到时的感觉会分外甜蜜。

原创文章,作者:Kbet36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rpitamishraofficial.com/29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